[王者荣耀][狄白]同居长安里

两小无猜兼校园paro,傻,白,甜。

李白是十四岁上的高一,是小长安胡同儿的一传奇。分班那天艳阳高照,碧空晴透,狄仁杰因此怀疑自己是被太阳晃得眼花了。他从学校回来,一路浑浑噩噩,迈进院儿了还不清醒。他说:“真的假的李白?你上高一了,还跟我一班。”

李白正剥橘子吃,甜透心。见他,从沙发上弹起来用扑的往他怀里一撞,于是他也甜透了心。

李白说:“初二没意思,我都上腻了,你去上高中了我多没劲啊,我就把中考给考了。”

说得跟玩儿似的。

狄仁杰捋捋他的鸟窝头,又把他往怀里按按,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他只好说:“幸亏咱学校小学部离初中部不远,要不你是不是十岁上初一。”

大是大了两岁,但...

2019-08-09

哪吒·我死我生

说来呵,


不过是莲花。


<


我是镜,天道之眼,鉴四海列国万代千秋,将一切好与歹的影子留于我眼中。


天道有情则失公允,镜鉴有情而失察。我古井不波,死水不澜,磐石不转,八风不动,已在此与天地同日月了。


呵呵,牛逼就吹到这。


小友,莫笑我。你的心若盛满这故事。只怕是赶尽了日月,杀绝了乾坤,踏平山海,翻覆晨昏,也理不尽,拂不平,咽不下,这许多的浩然气,更许多的悲长风。


小友,其实我也理不尽,拂不平,咽不下,因此有点脾性。


若没这点脾性,我不向你叹莲花。


陪老朽叙叙旧,不关君王将相侯。我想想,那是天地开了不久...

2019-07-27

[王者荣耀][狄白]小福利

今儿是发年终奖的日子。

狄仁杰上朝的时候,春风得意马蹄疾,打马,不是,走路长安街前过。

文武百官凑在一块嘀嘀咕咕。老狄鞠躬尽瘁了一年,今天终于要躺着数钱了,可喜可贺。

到了殿上,谒见武皇,武皇说:“爱卿克己奉公,功在千秋,当赏。”

狄仁杰就把袖子一挽,恭恭敬敬准备接那一盘冒尖的银子。

结果听武皇又咳嗽了一声,她不大好意思似的,面露不好说尴尬还是愧色:“只是国库吃紧,年终奖一事,容后再议。朕先送爱卿一个小福利吧。”

狄仁杰正在懵逼,手心就接住了一团毛绒绒。

这还真是一个……

小……

狐狸。

狄仁杰下朝的时候,春风也不吹了,马蹄子也不驾噔驾了。文武百官见他双手捧着一只小狐狸,步...

2019-07-18

[IDOLiSH7][万千]指切り

大神万理做了个梦。

千低着头,坐在廊下。是那种日本式的回廊,又幽深,又曲折。他身后是晕染灯火的寂静纸门,但却透出喧声。

他无法确知千所处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只是,和那喧声不相称的是,千的表情万分寂寥。也许不是,可大神万理看得并不清楚。

新月并不明朗。他好像站在离千很远之处,但却异常看得清千的眉目。因为狭而长,总显得有一点雾蒙蒙的眼睛。泪痣。不知何故悬在颊边的眼泪,甚至反出一点莹润的光。

明明看得这么细致,却又拼凑不起来。

大神万理无法确知,千的心情。

他只能说,露出那副表情的千,一定很寂寞。或许,还是在怨恨。但他也不能说,那副表情里就完全没有满心期许。

到最后,除了美丽,他无法...

2019-07-11

[王者荣耀][狄白]老男人的浪漫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病极了,音乐都是噪声。我搞狄白的小号还被封了。这都什么事儿。

气得我就摊了张小甜饼。无脑,蛀牙。

非典型李白,可以当李敏锐看。不接受ky,在cp向爽文里找逻辑的就脑子有问题。

-

李白跟他情哥哥吵架了。明世隐携弈星发来贺电,李元芳打破砂锅,发誓用刨的也要问出来个底。

吵架不新鲜,新鲜的是,这两个人至今才吵架。倒不是人民群众盼离不盼和,都怪他俩天不造地不设,李白芳龄二八,是真的二八,一十六的那个二八,连跳级带保送,今年光荣成为大一一枝花。他对象奔三也是真的奔三,第一次听说这个年龄差的时候,连隔壁搞了高三学妹的大四学长周瑜都不觉得自己犯法了。

情侣间相处虽有摩擦,这俩人哪儿叫摩擦啊,不...

2019-07-04

[多罗罗]三千世界

绳索捆上了佛像。数十条汉子拉着绳子一头,吆喝着不知名的号子,场面似乎船夫摇橹,反正很不庄重。他们卯足劲,于是绳索在佛像的脖子和手脚上嘶嘶地绕紧,古旧的灰飞溅去,三人高的佛像背后,那暗无天日的墙壁终于显了出来。

大佛倒下来。

鼻子应该是没了。头和身子,断开了脆弱的相连。漆或什么的,先前给佛上色的涂料,地裂天崩,都飘摇成万缕金屑。

木头的原色措手不及,张皇地冒出脸来见人。

多罗罗不知道佛像一般用什么木头。她的身高致使她离倒地的佛很近。只消垂眸看去,就会发现,即便是再名贵的香木,时日一久,也照旧会被虫子咬成一层壳。

她不知道,这是弥勒,还是不动明王,还是什么什么的菩萨,但人们欢呼。

她想...

2019-06-08

我发觉一个事儿,真准。你不想活了的时候就吃两样东西,大米饭,炒菜。我知道有人不吃米,别的也行,主食是要有。对我来说就还是大米饭。大米饭也不用多好吃,就像炒菜你叫个外卖就行,能吃辣吃辣。我上回吃酸辣鸡杂,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红,筷尖儿捧着,颤颤巍巍。我吃这种嫩滑的好吃的总是想起呼兰河传,「筷子在豆腐上一触就下去了半碗饭」,萧红是真懂。肺腑很脆,红的绿的晶莹的泡椒,反正你铁面不识,通通扫进胃里。我上上回吃土猪肉拌饭也差不多。汤稠,稍微放久了润泽到米里头。你用菜汤泡饭也是可以的,不用管不健康,你是刚刚还不想活了的人,有一点这个特权。

我知道你不想吃饭。你有时感到跟苦夏很像,有一些本就为数不多的东西正从...

2019-05-18

[王者荣耀][狄→白]月华沉梦

行行好,狐仙今儿发的这通牢骚,你定要听完了再走。我着实闷坏了。我往红尘这一遭,跟了个着实不怎么好玩的人,故事狰狞,都下不去酒。再不寻人叙叙话,我着实要苦得掉眼泪了。

莫怪狐仙只知道「着实」,你若跟那人久了,你也记不得那些风流嗑儿俏皮话儿都是怎开口。那人太沉默,沉默到他低一低头,你不吻上他眼眉去,都不觉他泪流。那人是大理寺卿狄怀英,你知道这名姓罢。而我是他心魔。我是他的梦。

我们一族都在梦中惑人。话虽如此,我干的不是什么太非分的事儿。不过是读读心,幻化幻化他眼尖心上梦里人,贪春梦一晌,至多的害处也就是梦醒空留惆怅。族里,我是难得一个长情的,那日投身红尘,偏了落脚处,撞进大理寺地界,一眼便跟了

2019-05-06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刀剑男子似乎和审神者去过纪念日了。

国服就任二周年,图个乐。

*

各位同僚都知道,过周年呢,肯定要带上近侍回一趟现世的。啊领领奖章,收收锦旗什么的,还有展示一下一年来我们跟甲乙丙丁们不死不休的战果,给政府一个发十三薪的机会。前两天我隔壁本丸的同僚就去了,带三日月宗近去的,政府一看老人家精神矍铄谈笑风生还认路,当场就是一面锦旗:妙手回春。

我就跟阿兼聊啊,你看别人家的刀。

阿兼不乐意。阿兼说我本来不老年痴呆,你还要怪我没有康复的机会。

我说那你马会喂了吗,菜会种了吗,堀川国广会自己泡了吗。婶说你就长点记性,你看你下回内番再+0的。

阿兼烦躁地啧了一声,一脸我忍你到国广远征回来。

哦我们本丸的食物链是这样。堀哥不在时,...

2019-03-01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戊辰回忆录 二

一月,雪下得悱恻。京都晴雪原是有名的,那年竟阴得凄楚。将军说要清君侧,要举正肃奸,发了「讨萨表」,文辞恭顺恳切,却没人信他的邪。谁是正,谁是奸,谁肯听他发落?不过是求一个名正言顺的出师,问朝廷讨回些颜面罢了。

我们虽受了命,一早守在伏见奉行所,作幕府军的支援,却没什么人有厉兵秣马的心情,大多只是奉近藤局长与阿岁的命行事而已。这是明摆着的:幕府的武士,尽管要为幕府尽忠,没一分胜算的仗,仍是谁也不能笑着去打。

我们并不是缺少杀敌的士气。新选组队士,大多真心实意钦敬局长,即便既不齿朝廷,也淡漠将军,只要那个人一声令下,我们便不乏觉悟。然而萨长的实力,在后来史书上,呈一串数字,在当时,呈无数漆黑炮...

2019-02-15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戊辰回忆录 一

回忆录的开场白,理应说点什么好呢?审神者不曾教给我,我不是很清楚。也罢,反正已经有了第一行字了,就这么开始吧。

我名曰和泉守兼定,乃会津中将麾下浪士队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爱刀,与安土桃山时代堀川国广的名工同僚。曾于旧岁月大厦将倾之后,新时代大潮没顶之前,诚字旗下,死与生间,以壬生狼之名,行旧幕臣之实,做下些也许可担大义名分的事。主君去后,原应随葬故纸,却以付丧神之姿苟存现世,虚掷着无赖光阴。因审神者要听听当年故事,我便把我记得的,一概说与她佐酒。其实后来史料,比我详实。叫我做文章,也只得一笔糊涂账。

审神者说这无妨。她读咬文嚼字的书读惯了,文学家白眉赤眼,史学家舌灿莲花,大约想听我说点不那么...

2018-12-29

[IDOLiSH7][万千]即使这就是你的幸福

是虚拟语态,是假定形,是如果当时,是妄想宇宙。

不要较真。

*

事情的起因,无非是孩子们吵了一架。

孩子们。大神万理一向是这么称呼怀石便当(暂定)的。他二十七岁了,正在一个谈不上青春,也未能老去,很难再热血,转而开始有了一腔过剩温柔的年纪。第一次见到那七种便当配菜时,万理不合时宜地想,现如今已经是自己眼里的孩子们在当偶像了啊。

但他什么都没说,不过是笑着埋没进了工作里。

孩子们各有千秋。而且像顶级的便当里绝不会出现冲突的食材一样,他们的相性也好得惊人。

会觉得每个人都很有个性,但组合起来,又绝对是独一无二不可拆分的怀石便当(暂定),对吧?纺是这么说的。

然后,万理也附和了。...

2018-11-30

[IDOLiSH7][万千]琴吻

*

那是千在一次live安可后突然谈起的事。他把吉他抱在怀里,信手扫了扫弦,于是粉丝们都安静下来。那天是万理的生日。

像要唱情歌一样,近乎吻上去一般,千凑近麦克风。这营造耳语的方式很白烂,谁让他长得好看,肆无忌惮,反正也都被买账。

他说。我的手现在已经不会痛了,你们看。

台下一片小小的「诶」。粉丝们过了几秒才明白,他说的是弹琴的事。有多少人沉迷他拨弦的手,可想不到他指尖的茧。他说,结了茧就不痛了,再怎么一遍遍地抚过弦,也都麻木,也都只觉得温暖。

他又说。但我会怀念痛的时候。

弹琴的时候,和弦要死死地按下去,按不紧,音色出不来,琴就哑下去。他说玩音乐的根本一点都不酷,背地里痛得十指连...

2018-11-09

这两年过得,不好,但总归是向着好而去的。大部分时候在和抑郁斗智斗勇,还没死,还没输,还存些勇气,还杀得回来。还想写,还能写,还在写,就是这么一回事。今后也还请多多关照。

2018-11-08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那蝴蝶没有停在你的刀刃上。

这故事我已听你讲了许多遍。每一遍你的起头都是:那间刀铺很不同。

我听见你说这句话,就去准备好茶和点心,一般是可以嚼很久的三色丸子,好打发一个悠长的下午。真是的,要说我这里,也住着不少老人家,故事从上古溯流而下,可以听三夜,却没有人像你这样唠唠叨叨,非得把一出转瞬即逝的事,拉得无限长。你的回忆如此下酒,非叫人眼中心中,都冒起烟霞烈火,恨不能都回到当年去了似的。

去追寻一堆瓦解的雪似的。

好,你的故事是这样的:这间刀铺很不同。你描绘这间刀铺的时候,我通常要吃完两杯茶。事实上,我总是想打断你的夸夸其谈,你对自己的出身未免太高看了。那刀铺固然是老字号,那只是因为在那年月的京都,店子一旦编排上一个...

2018-10-08

[文豪与炼金术师][敦镜]所爱隔山海

  总有人雾里看花,不切现实。偏爱为黄土白骨,胸臆难平。


  我再说一遍,中岛君。中岛敦君!

  ——吐息是那么地吵。呼哧,呼哧,呼哧,烦躁如同知了。这么讨厌的声音终止多好,偏偏停了呼吸会死。中岛敦其人纳一大口微凉空气入肺腑的方式与众不同。尽管他看上去正在礼貌地端坐,不发分毫声响,连心理咨询室的白炽光都像在压迫他熨整妥帖的襟领,和衣下的一身病骨。其实他却不动声色地拼命着。他的五脏六腑为此发疼,神识为此一片恍惚。空气。空气。偏求不得那么甜美的东西。喉咙像是哽着棉花。它们不会化成糖,只会是不甜美的死亡。

  最终他抓着衣襟,咳得满脸眼泪。闭嘴。有人轻叱。他的咳嗽哑了一霎,竟还有气力明...

2016-12-21

[王者荣耀][狄白]美人如玉剑如虹 #1

  “夫光阴者,流矢一发,白驹即过,不复相返。是时由天也。

  “所以命盘既定,宿运当认,憾悔不可思咎,今往不可思追。是命由天也。

  “溯回其时,翻覆因果,此心但存必诛。况尔邪念成执,险堕魔道,不重责以锥心之罚不足儆效尤。

  “逆天改命?竖子敢尔!”

美人如玉剑如虹 #1

  君尝闻,夫子之怒乎?

  伏尸……倒还不至。敲晕一人,训惩千里。狄仁杰按着额角,皱了个对他来说已算相当浮夸的眉头,老夫子中气十足的骂声回荡不去,仍震得他平素清明锋锐的头脑嗡嗡痛响。

  逆天改命?

  竖子敢尔?

  掺裹沙石的灰水流过指缝,狄仁杰咬着牙根,忍受这种感觉还不如被万虫啮身,一...

2016-11-19

[魔道祖师][薛晓]救风尘

        民国趴漏,但和时代背景没啥相关,就不说三遍了。歌词全部来自银鲛《救风尘》,词作冉语优。

救风尘
文 解酒茶

1.【喉头烈酒心底针,指尖霜雪掌底温。赤手空拳夺白刃,刻骨醉更深。】
        薛洋其人,在老北平的声名很响。庆安街草莽市井,混杂鱼龙,谁压不过他响当当的一条地头蛇。他七岁当年跟糕点铺子叫小纨绔欺负了去,被抢了一颗糖,传闻死心塌地追着讨的时候,给车轱辘轧折根指骨,这就注定了日后他在北平要水起风生,地...

2016-10-06

[王者荣耀][狄白]卿本佳人

  时间线是李白二入长安刺杀女帝,之后的情节没按游戏背景走,单为了西皮向的摸鱼一条随便吃吃啦。

卿本佳人
文 解酒茶

  狄仁杰记忆里的那日长安原本没出月亮。森明灯火笼着腥甜沉渣,人头攒动,鬼影梭巡,合宫兵荒马乱风雨飘摇的气味。朱雀门受了大雨,红砖血泥的颜色便又深沉了,好像土地历尽年岁,吞吃了其上恶战的痕迹,只有侠骨棱棱的一剑诗痕犹在昭告一将功成。

  狄仁杰手提的小灯笼荡了半个旋儿,桔红的一星光明,花一点工夫才映得全句:欲上青天揽明月。李白诗名剑名,确乎流芳在外,个中又以咏月为多,狄仁杰见了末二字时,于是微低眼眉,像在思忖,心中便长久地浮出那与明月有旧的醉眼来。他同李白不过一晤...

2016-08-08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落椿

  之前神隐掉了(ノ´ー`)ノ 
  除草,更新,做回一个高产茶……(憋信。


落椿
文 解酒茶


  我想人间的万般事,如失了死,失了无常,失了盛者必衰的苍凉的血红的悲怆,便也就失了源初的美丽吧。八重樱不落,不叫人动情,姿容永驻的女子,青春再不值人眷念。我们人间,至少日本的人间,过去流行的一切恒常道理,一切叶隐闻书、落花一瞬的道义,莫不都是基于如此不凄则不美、不哀则不艳的审美的根由吧。缘此,我将娓娓,或说絮絮一番的这个人——我不知最好称他为一位落语家,一位老先生,一个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还是一捧未来的土。他便是至凄美,便是至哀艳。是的。便是至不幸。

  我...

2016-05-16

[刀剑乱舞]刀剑男子给未赴任的审神者写信时。

2016魔都刀剑only初宣文案
丢上来混个更。

三日月宗近:

  二月已破,绿风初送。本丸庭中群峦积翠,曲水堆蓝,草色葱郁,晨雾疏胧。及至雾散,细雨始斜,撩动檐铃声脆,雨中一人,分花拂柳,踏碎涟漪,缓步而来,襟前层叠月华,衣袂与风轻动。顿如遍野山樱,霎时齐盛,霁月光风,尽皆过眼。但凝神时,竟不过一人一刀,一眉浅笑而已。

  “岁月者……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

  又是一年远眺春景,轻诵俳谐,抱刀敛衣,垂眸苍老。怀着一丝感慨忆及与审神者的初逢,过往种种浮于眼前,悲喜歌哭俱为回忆,良久化作一记轻叹。三日月宗近返身回房,铺纸提笔行云流水。

  “审神者亲启——”

  这封信...

2016-02-11

[刀剑乱舞][土方组]落日熔金

落日熔金
文 解酒茶


  拂晓的白雾刚刚散去,晨曦流转进森林里来。尚未苏醒的岩石老爷子沟壑不平的额头顶上,就已经站了三只松鼠。大尾巴,短爪子,两腮各鼓着一团松果球,门牙赖在怀抱的坚果表面咔嚓咔嚓。海涛与松涛次第响了,松鼠们列好队,打唿哨,向右转。整齐划一地蹦跶到了森林里最古老的参天大树跟前。它们在郁郁葱葱的枝干和斑驳的叶影间跳来跳去,转着晶亮亮的眼珠,蹑手蹑脚地把粮食囤在落叶堆下,秘密树洞里,凤纹红衣和高处垂落的水瀑般的纯黑丝绸之间。

  “够了!都说了不要老是往我头发里藏松果啊!”

  一声断喝打搅了松鼠们的辛勤劳作。睡在高高的树枝上的男人醒了,带着一脸世界去死吧的狰狞起床...

2016-01-28

[刀剑乱舞][兼堀+安清]少年A #1

  文风新尝试。又名逼自己走一把剧情流。
  欢迎鞭笞我填坑。

少年A #1
文 解酒茶

  假如剔除花与桑树,海与烟火,碎冰块与蒲公英。人间,不。范围还是缩小到东京吧。东京的夏日,究竟应该是什么颜色?

  狗衔着新鲜的骨头,趴在街边,打个哈欠嘴巴占据了半张脸。世界匆忙,人潮汹涌,蝉栖于低矮的树梢献上一曲协奏。情侣肆无忌惮共享一只草莓冰淇淋,舌吻长久得仿佛时间都要甜烂掉。背后的玻璃橱窗通透耀眼,晃出一对水乳交融的影子,被展出的珍品红宝石为他们描上一层柔和浪漫的辉芒。

  红宝石的橱窗外侧还站着少女。

  黑长裙配微带高跟的靴子格外低调文静,同一眼看去只合十七八岁的干净年纪颇衬。...

2016-01-20

  我生平再没缘见到你那么叫人惊心的一夜白头了。你青丝如墨的年岁,京都朝臣们胆寒你,譬喻你作狼,没有当成英雄;如今当成了英雄了,给人口耳相传,给人去充了景仰,后人女子帕子们上的红眼泪和檀口印,少不得有多情地为了你落的。她们见到一枝梅,一捧雪,往浅葱的小碎布底子上绣一方缠绵悱恻的诚字的时候,尽化身一双双好奇的,哀愁的,风花雪月的眼睛,穿越万卷青史,静悄悄地一迭声地唤着你,如同我这样地唤着你。阿兼。阿兼啊。没有别的名字,比它更合适一见钟情,人们唤着你,就勾起孩提时对于仗剑年代的朦胧憧憬,这怦然心动叫你成了永不过时的传奇。可是,可是。阿兼啊。你终不是为了这些活的。若我渐渐地明白得了什么美名其实与你都...

2016-01-06

同人不怎么看,没有。文学也可以的话,最先想起的是中岛敦的一句:(说起来要是算上那420页论文的厨力,敦君也是个大手啊2333x)

「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然而心中既存着一丝希冀,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

和学明珠千万,却单为这句抱着《山月记》伤心了一宿。根由一方面是委实切中了太多人的心声,一方面是敦君这个人啊,他远远不止这一句一篇的闪光,我有得选的话,只希望能再早、再早、再早一点认识他。敦君要是长命啊,世上又该多了多少惊艳,只可惜每个鬼才都死于年纪轻轻,叫你扼腕。这么一个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才因此给它平添了许多动心和伤心,叫我如今提起来都难过,也算是多情应笑了吧。...

2015-12-14

[刀剑乱舞]刀剑男子如何决定晚餐的菜谱。

不带物吉玩,不为什么,我没有,任性。

一期一振:

意外地擅长料理,尤其清楚小孩子的口味,煮儿童挂面和袖珍鱼肠得心应手。

据说曾经还擅长泡奶粉。

记得每个弟弟的喜好,但不会放任他们偏食,认真教育起来也很严厉。

虽然自己会提早吃好饭,但还是有打扫弟弟们剩下的食物的习惯。

本人觉得非常幸福就行了。

鹤丸国永:

什么容易恶作剧吃什么。

发明过胡椒面馅煎饺,蜘蛛玩具饭团,薄荷奥利奥,变态辣寿喜锅。

导致曾经被本丸弟控们集体追杀。

不过新年时也煞费苦心地在每个人的年饭中藏入了祈福的签文,于是大家原谅他了。

当然新的一年依旧死性不改。

长曾祢虎彻:

见惯大风大浪的刀,山珍海味吃过...

2015-12-07

[刀剑乱舞][土方组]世界诞生的七日论

世界诞生的七日论
文 解酒茶

Chapter.0

  和泉守兼定醒的时候,外头还是一片漆黑。

  秒针啪嗒啪嗒,叫人头疼地走着。钝痛的脑子要了一会儿工夫,才吃力地读出时间。六点一刻了。和泉守兼定挠挠后脑勺,记不得他什么时候睡下的。留他睡眠的时间一贯不会超过三四个钟。加班,应酬,讲座——要么纯是胃被酒精闹了一宿,为了多无聊的事情都好。早睡在巨大的城市机器里,有如一种羞辱人的刑罚。

  他趿着塑料拖鞋,姑且去厨房烧了口水。衬衫原来没脱吗?七扭八斜皱皱巴巴好像给谁蹂躏过。呆毛一根两根三根也不像话,他把脑袋伸到水管底下,凉水浇了个精神。一窗之隔下着张牙舞爪的雨,他开了灯,站到窗前看,往...

2015-12-06

[刀剑乱舞][歌仙兼定][安清]桫椤草子 其一 鬼樱咏

  系列短篇,歌仙第一人称,背景时代为昭和。多cp,又名夭寿啦歌仙祖宗写刀男同人文啦
  如无特殊解释的刀剑,全部设定为普通人类,并不是付丧神。

桫椤草子 其一 鬼樱咏
文 歌仙兼定解酒茶

  我少年时不幸没能避过征兵的消息。红纸一来,就殓去了摇笔杆子的梦想,收拾贱命往我满心厌恶的战场上去了。万幸始终不过一介参谋、助勤之流的文职,间兼杂事,未有军功,捱到战败才混上个中尉之衔,虽不至于觉得凄凉,亦谈不上什么荣光便是。复员以后,倒还领了一笔尚可的数目,生计往来,一时毋消挂怀,遂起了心思,重操旧业,拟些小说和诗,发往报馆,不算名声鹊起,也颇得了一些赏识,渐渐便应了几家老牌怪谈杂志的邀稿,撰些奇闻异...

2015-12-03

[刀剑乱舞][土方组]小平生 番外 你也不是正当年

小平生 番外篇 | 你也不是正当年
文 解酒茶

 

  一个年轻人,要长年活在一处旧地方,是不容易的。京都就是一处旧地方。出门跟人间国宝打个照面,调头又撞进了谁谁故居,假如每年每月的残秽都是一绺孤魂野鬼,再合日本八百万神明,京都一百四十万人口将要淹死在鬼与神的荒河里,缺少罅隙落脚。京都有一根旧红线,串起维新的剧痛,新选组的绝响,本能寺的烈火与织丰氏的光辉,直上溯到晴明符纸一叠初覆白骨,这殷红转瞬成了尘烟一捧,人们回首就望穿了千年百年。日子愈长,这线就愈不是线了,兴许它是缠窒息的绳子,兴许是迎头刀刃,是又重又狠猝不及防的东西,年轻人赤手空...

2015-11-12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文 阿茶并不解酒嘛

01.应召而来

  “会津中将麾下浪士队,新选组副长爱刀和泉守兼定参上。……什么?女人?你是谁?……哈,战争已经结束了啊。既然如此,送我回去。和泉守兼定不承认阿岁以外的主人。”

02.近侍之刀

  你怎么竟有了他很沉默的错觉?

  闲在本丸的时候,要么动辄就会念起往年的故事,要么就晃着脑袋自负容貌,做个刀装也啰嗦没完,陪你去万屋时的口气更欠抽得可以。没有比他再吵人的刀了,你叹着气想。

  但某个时刻你转过身来。他在凝视锻刀炉的火。那也许不光是锻刀炉的火,还是京都大火,还是旗帜,是魂断了百年的壬生狼的眼睛。泉冰声更咽,阴火焰偏轻。你想起这...

2015-11-06
1 / 2

© 解酒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