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玉发句叽

诚愿诸君阅毕,能得一分温柔。
渣浪@平金折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9

小平生 9
文 解酒茶


  和泉守兼定实在挑了个好时候出门:寿司铺的竹帘子方卷起来,伙计们吆喝着片金枪鱼,门后溜来一丝手打芥末的呛味。西洋点心招摇起了奶油香;水果贩子也快刀乱瓜,半只水瓜翻开十几薄页,撒一把盐,汁水流淌。和泉守兼定举着一只白饭团行过大清早儿的花花绿绿,吃完饭团他问堀川国广:梅干的?堀川国广说:白饭的呀,兼先生。

  晴天娃娃的嘴角被缝上笑,但天是阴的,沿路老铺的风铃底下挂着签文:明月相照,缘谈大吉。一响,就像下雨。他们穿过这些古街,到大街去,转乘电车,下了电车还要再走,才到老屯所。和泉守兼定原想骑自行车去,堀川国广笑:手肘又要磕青了。就作罢了。他们是没过六点钟就出了门的,早饭就各捎一个饭团,极默契地往洋服外头罩上羽织。堀川国广说他这么一看真像岁先生——京都的,函馆的影子叠到一起,那反倒成了只有堀川国广才会梦回的风姿。羽织是他连夜熨熨平的,再上身时都感觉了不得地,好像穿了节庆才穿的什么华服。等电车时,他们招人频频侧目,但谁都晓得,这一回的侧目里没有谒见壬生狼的胆寒了。

  和泉守兼定想到了这“谁都晓得”的事,糟心地扬一扬眉。他琢磨他怎么越活越长还越容易矫情了呢?他分明已经活过了一整个漫长的明治啊。他不放任伤口结痂那伤口想必就永远结不了痂了,想到这儿他拧拧眉,突然有点儿后悔。咱们还回去看什么——和泉守兼定想质问,但他又想出来都出来了,那还是走吧!

  有空位子的电车总是不好等的。日头渐渐地上来了,站前挤满了肥厚或精瘦的人们。汗珠顺额滚下来的时候,和泉守兼定终于没了主意,来了一班只容一个人再挤上去的车,他就把堀川国广推了上去,自个混在人群里,冲他扯嗓:“你就到下车的地方等我。”他个头儿高得恼人,但电车一开起来,也就飞快地敛成一个小黑点了。

  和泉守兼定在站台上站了蹲蹲了站,给大太阳晒得脑袋发晕,只差从孤零零两根铁轨和一地碎石里头,看出大河奔涌来了。他等了多少时间?他问旁边一个戴手表的胖子。表盘都被汗水蚀掉了漆了;胖子眯缝着眼:要命!午炮都快响啦!和泉守兼定这才晓得他已经等过了一个上午。蝇子打着旋儿乱嗡嗡地飞,人头黑压压地攒动,车站一旁的茶屋女侍细声细气拉起客来,不知从哪儿甚至飘来可乐猪排味儿,和泉守兼定鼻腔里顿时又甜又油,他蹲在一个角落把玩石子,头昏脑胀,胃里作呕,直想倒头就睡。这时午炮响了。他等了起码有五个钟头。他听见上班族和阔太太的高声议论——学生运动,抢占铁路,罢工,不开啦!没头没脑的一堆玩意儿。和泉守兼定到街边买了两个子儿的御好烧,带了堀川国广的份,但煎饼委实已经软得发哏,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咬动炸得过头的胡萝卜。等他吃完,人群前头蓦地发了骚动,人们口耳相传地喊,电车来啦!电车来啦!

  也许闹运动的学生已经给抓回去上课了,也许开电车的良心发现——随便吧!和泉守兼定揣好剩下一个御好烧,汗渍把衣裳腻在身上,一番挣扎好险是挤了上去,甩开身后几里长的嘈杂人群。出一个门好像打了一仗,他蜷在慢吞吞的电车上,很快睡着了。

  卖票的女人过来搡和泉守兼定说到站的时候,外头上了火色黄昏。和泉守兼定跳下电车,远远地就看见堀川国广在那边等,也是蹲在那里,额头抵在膝盖上,背后落下小片阴影。和泉守兼定过去摇晃他:“还去么?”把御好烧递给他。堀川国广茫然地咬了一口:“去么?”和泉守兼定想想:“走吧。”他们就沿着记忆里的方向走。京都可没有百十年来一成不变,幸亏他们常搬家的缘故,每一个犄角旮旯都走熟了。惟独这处老地方,不晓得怎么,再也没有回来过,路都不是当年的路了。他们一声不吭,只顾着走,今儿雨没有下起来,但始终叫人心口发闷,和泉守兼定走着走着,一声挨一声开始叹气。堀川国广说:“忍一忍,要到了。”

  果不其然就到了。也说不上如何柳暗花明,如何云开江阔,前头的路照样破破烂烂,采光很暗,腐石旧苔一股子潮味和鱼腥。转过拐角,就露出一个年久失修的房顶,日晒雨蚀,垮塌了大半,尚完好的也都是霉味,快长蘑菇,显得鬼气很重,理所当然,百年没有住人了。和泉守兼定离老远一看见那个房顶,忽然觉得那里从没有住过人,什么新选组,什么土方岁三,早都在人们的记忆里死了,连气息也在曾经活过的地方死了。和泉守兼定这下连他们到底有没有活过都说不清了。要是他陷在假故事里入戏太深,要是他多年执念不过一厢臆想。和泉守兼定不禁一个趔趄。他觉得他的过去想必踩在红鳐鱼[2]背上,沙土把鱼身严严实实地埋了起来,他就因此以为脚下是实打实的陆地,信以为真过了一生,待大鱼摆摆长尾,倏地一下沉进海里,浮沙四散,梦幻泡影,世上再也没有他活过的一分证据。和泉守兼定打了个寒噤,扯起堀川国广的手,喃喃地说:“走错路了,回去吧。”堀川国广也说:“回去吧。”他们就摇摇晃晃,上了回程,空气中还飘着御好烧油腻腻的香味。两个影子,像走在新的一条红鳐鱼背上,被夕阳扯得老长——老长。

 

  注[2]:红鳐鱼的比喻来自京极夏彦《后巷说百物语》其一《红鳐鱼》,特此声明并致敬。

  tbc.

评论
热度 ( 58 )

© 丰玉发句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