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文 阿茶并不解酒嘛


01.应召而来

  “会津中将麾下浪士队,新选组副长爱刀和泉守兼定参上。……什么?女人?你是谁?……哈,战争已经结束了啊。既然如此,送我回去。和泉守兼定不承认阿岁以外的主人。”


02.近侍之刀

  你怎么竟有了他很沉默的错觉?

  闲在本丸的时候,要么动辄就会念起往年的故事,要么就晃着脑袋自负容貌,做个刀装也啰嗦没完,陪你去万屋时的口气更欠抽得可以。没有比他再吵人的刀了,你叹着气想。

  但某个时刻你转过身来。他在凝视锻刀炉的火。那也许不光是锻刀炉的火,还是京都大火,还是旗帜,是魂断了百年的壬生狼的眼睛。泉冰声更咽,阴火焰偏轻。你想起这行汉诗。那火原是古战场的火,他原是其间游徊不得轮回的野鬼。他挣了命地活动躯壳不断发声,如此就能不必在意他已把魂灵永远遗忘在那古战场上了。

  你拍拍他的肩膀,叫他随你去商讨日后的出阵计划。上司送来了新合战场的地图,而他只是阖眼抽刀凌驾于纸面之上。

  “杀。”

  这样的他是你的近侍刀。


03.远征所闻

  本丸还没有什么人气儿的时候,你只能叫他去远征。

  “多捡些资材回来。”你说。

  他骑着松风,又另牵了三匹马,许久以后一身凉意地回来了,马背上的资材丰厚得仿佛虐待马儿。他翻身下来,“不错、不错”地拍拍松风的头,看也没有看你:

  “这些,够锻一个新选组了吗?”


04.新选组刀

  你要知道,你要知道。不是每一种久别重逢都是能够安慰人的。独自一人还能日渐麻痹忘却,怀有同样悲喜的故人归来之时可就不行了。

  他画了很多拙劣的小诚字旗,贴在每一把新选组刀剑的房门上。他们进门前于是都有了向那小旗微微躬身的习惯,眼中有你平生未见过的怀念与虔诚。

  “寸心可鉴,寸血犹绯。诚愿勿忘,往日光辉。”


05.石田散药

  你从马上摔下来的那回他送你一包石田散药。

  你染风寒时他送你一包石田散药,你犯胃病时他送你一包石田散药,……你痛经时他送你一包石田散药。

  你记得石田散药只医跌打。你没有说破。你知道他信的不是石田散药,他所笃信的到底只是土方岁三罢了。


06.松林有风

  松风是他的马。“松风”是他命的名字。

  炎夏的高温迟迟不见退去,吃井里刚捞上来的冰西瓜看恐怖怪谈都不消暑,你总是发呆。他有时坐在一旁擦刀,你瞥见他。呼吸静,眸光凉,衣衫薄。你的热意蓦地化开了一些。松风真像是他会起的名字,你想。


07.红尘有雪

  走马上任后的第一场雪,恰逢你行将率军踏破厚樫山的关头。

  他高举着刀,走在队伍之首,你的令旗指向何方,他的利刃就为你扫平何方。渐渐地雪野苍茫无暇,他顿了顿,似有些不忍为这洁白人间振上血,但也就是一瞬罢了。血迹刺目,他走远了。

  雪还是雪,可人间哪里还是他的人间啊。


08.刀的意义

  审神者的圈子里,近日忽地风行起了碎刀的传闻,虽说无心,因为审神者的判断失误或估计不足而致使的碎刀也难免叫人心痛。你有些怕了。你清楚你是什么人——有幸中选成为审神者前,你只不过是个小姑娘,再存了多少拼命保护他们的心思,总也怕出万一。

  要不然就别出阵了。你望着好不容易热闹起来的本丸想。比起被上司责难或是不能尽审神者一职的责任,你更怕亲人似的他们永远逝去。你下定决心吩咐给了他,他却只咕哝着“说什么傻话”一扬眉,拔刀直指你的眉心。

  “刀的意义,在于斩啊。”

  一字一顿地,他身侧依稀浮现出谁的影子。


09.千杯不醉

  起初只是次郎太刀好心分了他一杯酒。

  他盯着酒盅看了又看,像在出神,末了终于起身走到门前,倾杯而下溅起些微尘土。

  接着又是一杯,再是一杯。

  三杯酒浇罢了,第四杯才凑到唇边。你以往从不晓得原来他有那么骇人的酒量。夜已深了,直至你捱不住沉沉睡去,他也没有露出半分醉,只是眼角微微地红。

  一敬阿岁,再敬幕府,三敬恩与仇。

  往事难入喉。


10.往事凄艳

  他说土方岁三其人就像一把刀。

  一面锋锐,一面温柔。他的刃能够逼退千军,亦可不伤落梅分毫。他有千淬百炼那么古奥寒冷,也如行云流水那么稳静沉着。

  可惜。他笑。阿岁终究不是刀。

  “否则的话,死也要再锻出来啊。”


11.副长之命

  这把刀其实相当恶劣。

  你说现世快要考试,他吼你快去看书,还名曰副长之命——你竟还不知不觉就听从了,难以置信,你觉得极其挫败。

  据说一期一振去远征时他负责哄粟田口家的吃饭,也名曰副长之命。

  据说他试图安利其他新选组刀全文背诵丰玉发句集也说是副长之命。

  他被敌枪重伤的时候,蹭去唇角的血哑着嗓子叫你不要哭。此乃副长之命。他这么说。


12.俳句造诣

  下次绝对不能再把两个兼定放在一起了,绝对不能。

  你哭丧着脸,眼前立着两个明明起初是在侃俳句,没超过五句话又开始拔刀相向的人。一边是文系名刀古雅风流三十六人斩!另一边……另一边只是个拍着桌子大喊你他娘的实战刀教科书……

  “哼,一点都不风雅。你还是不要再写俳句了吧!”

  “嚯你以为你是我祖宗就管得了我了!?”

  “叫二代目!二代目!真不想承认我有你这样的晚辈。写也可以,至少认真读读正经的俳句,请不要再看丰玉发句集了。”

  “都说了谁要你管了!嘁,上年纪的人真是啰里啰嗦。”

  砰砰两声,长桌两头各是一震。你赶忙眼疾手快一把抢救下他视如珍宝的那本俳句集,飚起生平最快的机动闪出了本丸。

  ——但愿别砍坏太多东西,你紧缺玉钢啊!


13.猫酣膝头

  你有只猫,纯黑的,两个眼珠碧水绿。猫最喜欢的始终是他。有一天你从万屋回来,拉开纸门,他叼着手入纸哼江户年间的小曲,猫伏在他膝上懒懒酣睡。微风轻和,金碎温柔。一瞬间你怀疑起了人生。卧槽,和泉守兼定竟然是个安静的美人,这怎么可能。


14.扶剑惊雷

  地形还是过分窄了。他闪不过身来,吃了一记拳头,背脊咚地撞到墙上,却还不忘即刻横刀拦在你面前。他的本物冰凉修长,能替你挡下这世间一切的危险。你如此相信他,也愿意如此托付给他。

  许是肋骨受了折损,他身子靠墙剧烈地抖,长发也在方才的激烈交锋中叫人削去一截。你明白他是为了救你才承受这些本可避免的痛楚。说着“不承认阿岁以外的主人”的他啊。你觉得自己真是个废物。

  对峙更僵了,你不确信他还有没有还击的气力。就在你把心一横正要吩咐他一个人逃的时候,他开口了。

  “痛,可是,别小看刀啊。”

  他直起身子,笑了笑,一反手,剑花杀气凛凛。


15.寻梅不见

  你清楚这最终只是个游戏。

  你是那么喜欢他的,每天每天都来看他,带他打仗,同他说话,他也慢慢慢慢影响着你。甚至你信奉起他的道义,如花如水,仁义礼诚。可你知道一切的收梢也就不过如此;和泉守兼定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博物馆中封藏的也只是一把欠考的刀剑。士道亡故了三百年,你能做的除了掩卷叹息,还是掩卷叹息罢了。

  终将迎来的某一刻起,你不会再回来看他了。你一个人,终要回到你的路上静静走。雪径曲幽,恍如梦境,只是惊为天人的风姿消逝了。

  “森峭犹入骨,仍是寒尽觉春生。

  寻梅何不见?”

评论 ( 3 )
热度 ( 141 )

© 解酒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