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玉发句叽

诚愿诸君阅毕,能得一分温柔。
渣浪@平金折

[刀剑乱舞]刀剑男子如何决定晚餐的菜谱。

不带物吉玩,不为什么,我没有,任性。


一期一振:

意外地擅长料理,尤其清楚小孩子的口味,煮儿童挂面和袖珍鱼肠得心应手。

据说曾经还擅长泡奶粉。

记得每个弟弟的喜好,但不会放任他们偏食,认真教育起来也很严厉。

虽然自己会提早吃好饭,但还是有打扫弟弟们剩下的食物的习惯。

本人觉得非常幸福就行了。


鹤丸国永:

什么容易恶作剧吃什么。

发明过胡椒面馅煎饺,蜘蛛玩具饭团,薄荷奥利奥,变态辣寿喜锅。

导致曾经被本丸弟控们集体追杀。

不过新年时也煞费苦心地在每个人的年饭中藏入了祈福的签文,于是大家原谅他了。

当然新的一年依旧死性不改。


长曾祢虎彻:

见惯大风大浪的刀,山珍海味吃过,清粥小菜也吃过,从来不会挑剔别人做的饭。

非常具有领导风范,轮到自己制订菜谱时会考虑大家的意见,综合一下再做决定。

还会记得给龟吉买粮。


和泉守兼定:

味觉正常,但做饭不在行,会把汤羹烧成谜样的糊,常常因此感到挫败,不过下次还是会试着做。

只有堀川国广做的饭能堵住他的嘴,否则吃什么都会拿来和国广的手艺比较一下。

喜欢在每样食物里都混入石田散药,说对身体好。


加州清光:

擅长制作甜食,成品外观往往都比味道花哨。

系围裙的样子超可爱。

拿手的小樱花饼超可爱。

看到别人因为吃自己做的甜食而开心而开心的笑容超可爱。

总之就是超可爱。


大和守安定:

梦想是做出“够格被冲田君夸赞的料理”,一直在努力,从未成功过。

烧出来的东西比和泉守还谜,加州清光曾试图推导他究竟是怎么烧出来的,未果。

向堀川国广虚心请教过厨艺,没什么卵用。

虽然永远掌握不好调味料的量,至少心意这一剂是恰到好处的。


浦岛虎彻:

喜欢吃水产,轮到他做饭就一定吃水产。

曾经令全本丸剥贝壳剥到手软,从此贝类就被列入了黑名单,为此伤心了很久。

后来振作起来了,开始研究花式鱼料理。

水里的东西几乎什么都煮,唯独不煮乌龟。


蜂须贺虎彻:

和加州清光一样的外观派,作风比清光更甚。

不从原材料高大上到餐具再高大上到餐巾纸就难受,就算一时找不到合意的,也要把每只碟子都擦得金光闪闪。

不过料理意外地不难吃……长曾祢虎彻语。


江雪左文字:

素食主义者一号机。

厌恶调味,认为食材应该保有本身的原汁原味才正确,连盐都很少撒。

做蒸煮类和汤类的手艺相当惊艳,素面惊为天人,需要多重调味的则完全不行。

比起做菜,更喜欢种菜。


宗三左文字:

象征天下之刀,做饭这种小事并不会碰。

被问及想吃什么的话,会慢条斯理地用过分细腻的语言抽象地描述一番,俗称不讲人话。

好像除了自家人,没有能听完的刀。


小夜左文字:

制作便当一把好手,专门提供两个哥哥的远征御用便当。

不给兄长以外的人做,就连审神者都不例外。

但有时出于歉意会请你吃柿子。


三日月宗近:

认真做的话,能做出一流的怀石料理。

如果正赶上老年痴呆期的话,完全不清楚会烧出什么东西。

不止一次地把盐当成糖。不止一次地把胡椒面当成味精。不止一次地把酱油当成醋,七味粉当成梅子粉,辣椒油当成花生油。

本人竟能面不改色地吃下上述错乱料理。


歌仙兼定:

怀石料理二号机,怎么风雅怎么来,选材到摆盘都必须具有禅意,还会费尽心思研究切合俳句意境的菜品。

季节感也极强,不断变换时令的东西,非常独具匠心。

缺点就是分量太少,不得不再备上两大锅米饭给不懂风雅的刀们充饥。


烛台切光忠:

称霸厨房的男人,居家典范,料理教科书,感动本丸好手艺,闻者开心尝者落泪。

做饭一事上全能的存在,无论什么食材都能处理成满汉全席,下厨的样子真的很帅气。

唯一能让大俱利伽罗乖乖吃蔬菜的人。

和堀川国广并称免检品质保证。


大俱利伽罗:

纯·肉食动物。

做饭等同于把肉洗净,烤烤开吃。

蔬菜是什么不认识,和江雪互相理解不了。

但烛台切光忠烧的蔬菜会努力咽下去。


堀川国广:

和烛台切光忠并称免检品质保证……仅限于做饭给兼桑吃的时候。

平时注意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色香形味俱佳。

一旦兼桑忙着打仗或者去了远征,不回来吃的情况,就会去路边摊撸串对付晚饭,或者以惊人的速度消灭着垃圾食品。

难以置信地能吃辣。

兼桑在时连一个花椒都要帮他挑出来。

兼桑不在时能够面无表情地啃生辣椒下饭。


压切长谷部:

机动惊人,能在十分钟内有条不紊地搞定一顿晚饭。

本来是为了审神者服务的,却经常被弟控们拜托去给半夜饿醒的小孩们救场……


石切丸:

厨艺上佳,口味一如其人,平和悠长,甘醇温厚。

美中不足的是,并没有刀能忍到他做完饭还没有饿得中途跑去泡面。


笑面青江:

食以养生,对症下药。

安利感冒的小孩喝加葱的粥,安利萤丸多喝牛奶,安利石切丸尝尝牛鞭……

卒。


山伏国广:

素食主义者二号机,吃方面简直是江雪的刀生知己。

大约是长期蛰伏山中的缘故,也不喜欢过于复杂的烹饪,很能吃生的,据说吃到新鲜野菜的话整把刀都会舒畅得咔咔咔起来。

对于山中能吃的植物分布了如指掌。


山姥切国广:

即使是下厨也不会摘下被单,拥有煎炒烹炸都不会弄脏被单的谜之神技。

口味正常而普通,奇妙的是刀工一流。只要猫在被单里悄无声息地伸出手,世界上就没有他切不完美的土豆丝。


博多藤四郎:

不会做饭,但能够通过飞速计算时间成本,距离成本,原料成本和各人喜好,叫来最划算美味的外卖料理。

当然,花在外卖上的钱,最后都会通过倒食材给餐馆赚回来的。


药研藤四郎:

药膳达人。

每天都在思考如何把食物煮成益补的药膳。

和如何把药物煮出烛台切光忠的水平,好哄生病的弟弟们乖乖吃下去。


明石国行:

懒得做饭……

懒得考虑菜谱……

甚至有时候都懒得吃……

本丸唯一一次有幸尝到他的料理,是在萤丸生病的时候。嘴上说着勉为其难做一次,却令人震惊地好吃到哭。

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只吃泡面……


萤丸:

够不着灶台……

每逢做饭都要搬来凳子爬上爬下,愿望是召唤出萤火虫姑娘帮自己够到高高的调料架。

最后去和明石国行一起吃泡面了。

喝牛奶已经喝吐了,但为了长高,依然会捏着鼻子灌下去。


太郎太刀:

只会做年节料理和祭神的贡品。

每年入秋都为大家做月见团子。身量威胁天花板,手艺却相当细腻精致,歌仙对此赞叹不已,经常不忍心吃。

下厨时扎起袖口,一身白衣,每一道工序都庄严得像在做法事。


次郎太刀:

小孩子禁止食用的料理榜单top.1。

会用各式各样的酒来去腥调味,不过总会一不小心放多,最后光是吃完饭就变得醉醺醺的。

酒酿圆子一绝。

用酒焯蛤蜊,具有独特的醇香味,被浦岛虎彻学了去。


日本号:

比起做饭……更多时候会被拜托帮忙清扫战场,据说只要答应请他喝酒,刷锅洗碗和抹灶台都能神速搞定。


骨喰藤四郎:

无论照做了多少次,都还是不看菜谱不行星人。

记不住,真的记不住,真的很想记住。

好在成品可食,一板一眼按规矩做,从没出过什么差错。


鲶尾藤四郎:

审神者不让他进厨房,说是会带奇了怪的细菌进去……

不清楚是味觉失灵还是真的猛士,总之对具有刺激性气味的食物情有独钟,敢于对榴莲发动一骑讨。


后藤藤四郎:

专注帮一期一振打下手三十年。

比起对食物的讲究,更喜欢被一期哥摸摸头,和静静观赏弟弟们大口吃饭的样子。


乱藤四郎:

烧出来的东西真的很乱,会把完全不相干的食材混在一起炖,每次都被浦岛虎彻一边号泣一边夸奖地吃掉,所以至今以为自己的手艺没问题,有变成煮饭狂魔的趋势。

然而系围裙的样子和清光一样超有人气,竟没人舍得拦着他。


平野藤四郎&前田藤四郎:

继承一期哥料理天赋的乖巧双子,虽然存在感低下,经常给人以今天似乎没人做饭的错觉,但还是会默默努力为大家做出好吃的料理。

口味十分互补,平野不爱吃的青椒前田吃,前田不爱吃的胡萝卜平野吃。


今剑:

觉得做饭是超有趣的娱乐,必须有监护人陪伴在侧,一边做一边吃,总会蹭得一脸花花绿绿。

挥舞着锅铲自豪地笑的表情可爱到不能自理。

酷爱甜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藏满糖果。

可又常常忍不住分享给岩融,然后被后者以长蛀牙为由,并不领情地全部没收。


五虎退:

刚出锅的料理一转身就会被动物吃光。

下厨前不得不找人帮忙照看老虎,最后照顾老虎的人往往会觉得比做饭还要累……


狮子王:

一转身就会被动物吃光料理二号机。

对待锅碗瓢盆动作火爆,做个饭仿佛凑了一支摇滚乐队,牙口很好,喜欢吃炸的。

和大俱利伽罗碰到一起就会一拍即合,大口吃肉,大口吃肉……


蜻蛉切:

本丸裸体围裙第一人,审神者好想好想偷拍发推特的第一人。

做饭速度能和石切丸一决高下。


御手杵:

普通的材料,普通的菜式,普通的做法,普通的口味。

被审神者夸赞很符合现世人间烟火的味道,适合去开家常菜馆。

本人总觉得高兴不起来。


岩融:

好像也算出家人,不过拒绝加入素食小团体,大口吃肉三号机。口味无所谓,做法无所谓,豪气冲天,是肉就好。

觉得做饭就像小孩子过家家,十分不屑一顾,但会耐心陪着今剑玩,在今剑试图拧煤气时及时把他抱走举高高。


爱染国俊:

每天都告诫萤丸少吃泡面。

每天都督促明石国行起床烧饭未果。

明明是把短刀,却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最后还是要和上面两把刀一起去吃泡面。


秋田藤四郎:

虽说还小,已经会努力地帮一期一振端盘子了。

一期哥做啥吃啥,听话典型,但有点怕药研哥的手艺。


小狐丸:

油豆腐油豆腐油豆腐油豆腐。

请他自由地……的话,能做出一整桌花样油豆腐宴席,再一个人全部吃光。


鸣狐:

不会被小狐狸偷吃料理,狮子王和五虎退最羡慕的对象。

手脚麻利,动作迅速,有一部分功劳要归于小狐狸新手教程般的耐心指导。

晚饭做好后小狐狸会自作主张地向审神者邀功,每逢此时有点期待也会有点脸红。


莺丸:

茶叶粥闻名本丸。

只要愿意露一手时,相当值得一吃。

不过什么料理都会放茶的关系,吃多了会睡不着觉,甚至还有越吃越饿的风险……


陆奥守吉行:

红薯狂魔,主菜非红薯不能食,蒸的烤的拔丝的,一个红薯能做出这么多花样也是很拼。

随时都能从怀里掏出热乎的红薯,谁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本丸的大家如今听到红薯二字都是拒绝的。


厚藤四郎:

国宝刀,不碰做饭这种小事二号机。

和宗三一道站在旁边为忙碌的大家加油打气是常见场面。

审神者让吃啥吃啥,不挑食的小孩子。


同田贯正国:

和清光等人恰巧相反的绝对实用派,成品第一眼看上去让人完全没有吃的欲望,但大着胆子尝一口的话,就会发现味道绝赞。

拿手菜,不知道为什么,是狸乌冬呢。


评论 ( 17 )
热度 ( 556 )

© 丰玉发句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