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玉发句叽

诚愿诸君阅毕,能得一分温柔。
渣浪@平金折

  我生平再没缘见到你那么叫人惊心的一夜白头了。你青丝如墨的年岁,京都朝臣们胆寒你,譬喻你作狼,没有当成英雄;如今当成了英雄了,给人口耳相传,给人去充了景仰,后人女子帕子们上的红眼泪和檀口印,少不得有多情地为了你落的。她们见到一枝梅,一捧雪,往浅葱的小碎布底子上绣一方缠绵悱恻的诚字的时候,尽化身一双双好奇的,哀愁的,风花雪月的眼睛,穿越万卷青史,静悄悄地一迭声地唤着你,如同我这样地唤着你。阿兼。阿兼啊。没有别的名字,比它更合适一见钟情,人们唤着你,就勾起孩提时对于仗剑年代的朦胧憧憬,这怦然心动叫你成了永不过时的传奇。可是,可是。阿兼啊。你终不是为了这些活的。若我渐渐地明白得了什么美名其实与你都不相干,我只问你,你后悔吗?

  为什么我见到你,你的白发垂落,铺满害了苦病的黄旧史书。你竟也有那么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埋没在博物馆飞蠓扑光般的尘灰里,再不刀口舔血,也不意气风发了,你的寿数早就应该止了,却没有人恩准你死,偏借英雄的罪名囿你到这里来消受无期徒刑。红颜白骨是何等叫人难过的事,况且岁月本不能在你的额前刻下一沟一壑。你是几时白头的,阿兼啊?三千风雪一夜吹透你的鬓梢,象征光辉岁月的墨金色已替你死去一回了。

  事到如今你倦了似的阖着眼睛,不肯再多眷顾这人间一瞥。我早晓得答案,我不要你劳烦心思回答,可这声诘问却注定永无止境,牢牢堵在每一个闻说过你的人的胸口,非得蹙眉,非得捶胸顿足,一遍一遍,非得凄哀哀地长叹出来不算完——

  阿兼,我问你,

  你后悔吗?


  心血来潮想看白发兼。

  要自给自足吧,起了个头,写不下去了。

  真难过。

  试着脑补了白发三千丈的阿兼,真好看,真难过。

  不写了,丢上来混个更吧。

评论 ( 2 )
热度 ( 80 )

© 丰玉发句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