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刀剑男子给未赴任的审神者写信时。

2016魔都刀剑only初宣文案
丢上来混个更。


三日月宗近:

  二月已破,绿风初送。本丸庭中群峦积翠,曲水堆蓝,草色葱郁,晨雾疏胧。及至雾散,细雨始斜,撩动檐铃声脆,雨中一人,分花拂柳,踏碎涟漪,缓步而来,襟前层叠月华,衣袂与风轻动。顿如遍野山樱,霎时齐盛,霁月光风,尽皆过眼。但凝神时,竟不过一人一刀,一眉浅笑而已。

  “岁月者……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

  又是一年远眺春景,轻诵俳谐,抱刀敛衣,垂眸苍老。怀着一丝感慨忆及与审神者的初逢,过往种种浮于眼前,悲喜歌哭俱为回忆,良久化作一记轻叹。三日月宗近返身回房,铺纸提笔行云流水。

  “审神者亲启——”

  这封信寄到人间时,该已红尘白雪了吧。他想。


伊达组:

  “我对写信这种事情没兴趣。”

  “小俱利别这么说。实际上你已经好好地写满了十页纸吧?”

  “对寄信也没兴趣。”

  “好,好,这个可以交给我来。做邮差的我会不会很帅气呢。”

  “对考虑往信里额外塞点什么更没兴趣。”

  “一般来说信里只要有心意就够了……像鹤丸先生,一定要绞尽脑汁选出一样能惊吓到主君的东西一并寄去的,只是例外罢了。”

  本丸,鹤丸国永潇洒地翻箱倒柜。烛台切光忠与大俱利伽罗被逼无奈退至廊下,一个发愁一个不屑地挥去满眼尘光。案头静静陈着三纸书信,只待鹤丸那封也封好了,便可寄往十数年前,尚未赴任的审神者手上。不知主君收到会是如何感想?烛台切光忠掂着信的分量,目光愈发温柔。但愿她能从某一封的字里行间读出她日后最爱的点心味道,但愿她不会因为某一封直白到冷酷的措辞而受到惊吓。当然,惊吓方面最需要担心的还是……

  “啊啦!就这样了!”

  回神之时,鹤丸国永已经把封好的信交到了他手上。

  究竟放入了什么呢?烛台切光忠问。但得到的答复只是一贯恶作剧的笑容和“嘘!”。于是他带着猜测去寄信了。

  大约只有鹤丸国永自己知道,展信之时,白纸黑字,笔老墨秀,流丽恣肆。从旁赫然一只白鹤栖落纸上,清啸孤云,风姿卓然。

  “嘿,吓到了吗?”


小狐丸:

  小狐丸度过了平静却又很是奇怪的一天。

  虽无战斗,既不曾梳理皮毛,也没有休养生息,没有见人就比划着个头大小,甚至没去田里照例视察一番平时无比宝贝的油豆腐的原料的原料。

  他连一块油豆腐也没有吃,理由是怕蹭脏信纸。不仅如此,一行一止也都小心翼翼,格外郑重,平素光亮的毛发也低调地垂落身后,一如主人此刻恭谨的跪坐。

  舔舔笔尖,蘸上墨。

  小狐丸在斟酌措辞。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草率书此,祈恕不恭。嗯……”

  迟至暮色四合,他才搁笔。主人会如何看待这封信呢。他不甚清楚。他只是歪过头,望着黄昏,脑海中浮现了初遇之时,自己俯下引以为豪的巨大个头,静悄悄地冲她扶刀半跪的样子。


一期一振:

  究竟,该从何说起呢——他想。

  一期一振是专门告了一天假来写信的。否则平日出阵远征,忙里忙外,好不容易得了空闲还要悉心照料弟弟们,要他挤出时间来,委实是很难。可一旦告了假他又觉得不太适应,于是整整一日都显得像在发呆,反复沉吟着如何提笔,以此打发突如其来无所事事的假期。

  最大的问题是,从何说起好呢?

  他想把每一个弟弟的故事巨细靡遗地讲给审神者听,也想列一单注意事项好让她初来乍到时少走些弯路。想告诉她刀匠先生的古怪脾气,也想谈近来所思和远行见闻。一时间千头万绪,纠结不定,却又放任自己细数家珍般地沉浸在回忆之中,不知不觉,扬起笑意。

  最后他想,果然还是先写那几个字吧。他站起身,独立黄昏,刀刃破空,划下一袖晚风。

  “静候归来。”


莺丸:

  小春日和,晨光溶溶。

  酽茶半盏,新墨一砚,纤毫白笺,眼眉微扬。莺丸的手迹向来端方秀润,一纸书信走笔整饬,措辞典雅,一气呵成。临近落款时,方才顿笔稍歇,微微眯眼自开头而下打量了一番。

  “那么,再托她在现世对大包平的下落略作搜寻……”

  盯着信纸偏头思忖的同时,伸出笔尖蘸了蘸墨。再落笔时,纸上却只留下一痕和着茶渍的浅淡墨迹。

  他一怔,抬眼。哭笑不得地看见茶盏之中氤氲开了一缕漆黑。


狮子王:

  “啊啊好累——”

  鵺盘踞在一摞如山的稿纸上,转着滚圆的眼珠凝望还在奋笔疾书的主人。狮子王一边哀嚎着手腕酸痛一边照旧运笔如飞,今天出阵拿了誉也要写,昨天种田弄了一身泥巴也要写,前天捡到了不得了的战利品也要写,大前天吃了狮子唐也要写……

  一口气八十多页的信件长度不可不谓豪气冲天。

  差不多该收尾了吧。不知已经写了多久,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搁笔满意地欣赏起自己洋洋洒洒的大作。但是……结尾说些什么好呢?前文随心所欲得有些过头,既无主题,亦无条理,似乎找不到一句话能够把它们好好地总结起来。

  思前想后,啪地两手一拍。

  “干脆——嗯!‘总而言之请您以后让我当队长,此致敬礼狮子王。’就这样写好咯!”


左文字家:

  一早三人便集合在了书房,备纸研墨。连小夜也被江雪抱上了高高的写字台,在一片过分的静谧之中构思起了书信。

  小夜守着一本比自己还重的广辞苑,笔迹稚嫩但一丝不苟,吭哧吭哧地写了起来。江雪哥说信的开头格式要这样这样,宗三哥说信的结尾格式要那样那样,努力贯彻着牢牢铭记在心的规矩,费力而又认真地翻动着字典。虽然写着写着心思突然拐到了希望主君也对复仇感兴趣上去,但最后还是乖乖地给审神者画了一只看不出来是苹果还是柿子的超可爱柿子。

  停笔,检查。送给大哥订正之前要好好看看还有没有错字。这样想着,小夜连自己的名字也到字典里去翻了一遍。

  与弟弟老老实实的问安迥异,宗三自提笔伊始便微蹙眉头,疾书胸臆。小雨噼噼啪啪,珠玉银盘,即便天色沉郁如此也无法掩盖他瞳中的烈火流金。希望被委以像样的任务,希望结束鞘中刀笼中雀的可悲生涯,写下了这样的心愿之后封好信封,靠上椅背,低低缓出一口气。

  此乃……槛花笼鹤之刀的请愿啊。

  最后一个收尾的反倒是江雪。弟弟们写好了长信的工夫里,江雪写了两行梵文。

  “这是……祈祷她的安稳……”他这么说。


博多藤四郎:

  最初让博多写信的时候博多其实是拒绝的。

  写什么嘘寒问暖,还不如寄小判过去来得实在。他理直气壮。

  但在一期哥的谆谆教诲之下,还是有模有样地写了一封,随信还附了一张极尽详细的远征收益计算表,旁注请您牢记的字样,一并用红包信封封好了。


太郎太刀:

  身量很大,字也很大。下笔风雷,颇见狂骨。

  写下的字里行间却洋溢着一丝寂寥与缥缈。太郎太刀并非不欢迎审神者的到来,但她会到来也的确意味着如今人间动荡,不祥肆虐。啊啊……介入尘世果真是悲伤的事吗?他低诵已经写好的信件时想着。

  而后喀啦一声,脆响回荡。次郎太刀醉醺醺的,衣衫半开,眼角微红,大咧咧地向他扑过来,手中酒壶倾洒,尽数交代给了可怜的信纸。

  “哎呀,大哥——人家可不是故意的……”

  ……悲伤的事,真是到处都有啊。今天的太郎太刀也被逼无奈这样想着。


石切丸:

  石切丸发誓他是从清早开始就要写信的。

  晨起沐浴焚香,摇签占卜,毕竟书信往来亦算是颇为神圣,不择吉日不行。庆幸今日大吉,于是准备纸笔,静心思考……一不小心就思考到了晚上。

  “哦呀……大家都已经写完了吗。”

  啼笑皆非地叹了口气,依旧按老节奏慢悠悠地写了一纸,并封入诸事顺遂的御守。他成了全本丸最后一个写完信的,但没关系,这封信能够为主君祛除不吉就好了,他笑微微地想。


冲田组:

  “清光——先不要涂指甲油了,听我说哦。好像,我们现在有个机会寄信给过去的主君呢。”

  “过去的?”加州清光睁大了眼睛,指甲油不小心抹到了手上。

  “似乎是指百余年前的,尚未赴任审神者的主君。”

  “诶——居然还能寄给过去啊……”

  大和守安定见他本来咧了个笑,好似只觉新鲜,但笑到一半蓦地又敛了回去:“安定,你……”

  “……啊,我也是想着……”

  清光慢慢地凑近,不知如何安慰是好地拍了拍他的肩。他们的额头碰在一起,以只有彼此听得见的声音微微叹息。

  “能寄给冲田君就好了呢。”


土方组:

  “所以说,兼先生。请兼先生好好地来写信吧。听话的话,我就捏红豆大福——”

  “啰嗦,国广。又不是寄给阿岁,我没什么好说的。”

  “真冷淡呢,主君可是要伤心的,她待我们一向很温柔不是吗?好啦,兼先生看,连我都已经写好了。兼先生可不想输给我吧?”

  半晌,耐不住堀川国广的苦口婆心,和泉守兼定终于把手入纸咬在嘴上,收擦好的本物入鞘,起身挥笔,书就一行大字。

  “给我成为,将来配得上副长爱刀的一流武士啊。”


压切长谷部:

  阴雨连绵。压切长谷部在廊下来回踱步,闻着一丝潮味,感受到了微妙的头疼。

  案头、枕边、桌角全部都被堆成小山的书籍占满,书籍只有一个主题,便是如何写好一篇情真意挚能表衷心的绝好情书。

  然而即便把这些书挨本翻阅,他仍然找不到一丝头绪。清丽优美的辞藻——不对,新颖精巧的结构——不对,风雅实际的结合——不对。统统不对。照这些章法写出来的,不是能够入主之眼的东西,他如此笃信。

  不如……抛开一切,只谈自己的一腔心意吧?

  长谷部小心翼翼,但又无比郑重地决定了。


笑面青江:

  写信之前一时起意,晃到了石切丸处,好奇他写了什么以及对他的机动略表担忧。之后又在本丸漫无目的地散步,行经其他刀剑男子的屋子时便会礼貌地打扰,稍作探讨一番该写什么样的内容合适。

  一天过去,结束了闲逛和调查的青江挨个数遍了其他人的话题。

  问安、带好、琐事、攻略……

  “都被写尽了呢,只有下捏他被留给我了啊。那么就这么决定了,不凡的守护之刀也该说点不凡的话题才是呢,嗯嗯。”

评论 ( 5 )
热度 ( 169 )

© 解酒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