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狄白]卿本佳人

  时间线是李白二入长安刺杀女帝,之后的情节没按游戏背景走,单为了西皮向的摸鱼一条随便吃吃啦。

卿本佳人
文 解酒茶

  狄仁杰记忆里的那日长安原本没出月亮。森明灯火笼着腥甜沉渣,人头攒动,鬼影梭巡,合宫兵荒马乱风雨飘摇的气味。朱雀门受了大雨,红砖血泥的颜色便又深沉了,好像土地历尽年岁,吞吃了其上恶战的痕迹,只有侠骨棱棱的一剑诗痕犹在昭告一将功成。

  狄仁杰手提的小灯笼荡了半个旋儿,桔红的一星光明,花一点工夫才映得全句:欲上青天揽明月。李白诗名剑名,确乎流芳在外,个中又以咏月为多,狄仁杰见了末二字时,于是微低眼眉,像在思忖,心中便长久地浮出那与明月有旧的醉眼来。他同李白不过一晤,竟觉得彼此相似如已并肩百年。纵满长安再不会有人如此作想,如此将他两人相提并论——青莲剑仙一入长安当时,仙姿侠名,醉意豪快,而治安官端肃一身铁口直断,二话不说押了他下刑部大牢,什么相似好不荒唐。可却有更荒唐的:李白绣口惊了半个大唐,也惟独狄仁杰扬眉但笑,“可怜。”

  因为啊。他阖起眼,嘈杂被一衣寒意逼退。天下人都自以为能解谪仙心事,慕名争唱,可李白仍然寂寞得只有诗、酒、剑、月为伍。他的眼睛,去了醉意,先是天纵的惊人明亮,后是逸世的洒脱逍遥,至于肃杀寂寞一应藏到底下,决不露半分给外人。只狄仁杰看过一瞬惊鸿的怅寥。就在那夜牢里,李白原以为该去瞧瞧面瘫的治安官亲斟了带尘的劣酒,眼角眉梢鲜活起来,竟同他一般意气。

  别非朝廷命官,只是怀英敬你的。

  李白平生偶尔被敬酒,但女帝图才,百姓慕名,什么也不为,单单是因为他和他一样的——就此一遭。原来平起的寂寞,和一个一人之下誓守长安,囿于深墙、高壁、祸缘、生灭,一个浪迹江湖快意恩仇,囿于月朗、星疏、大川、名山的迥然际遇,别无一分相关,只是天纵然又天妒英才,许你凌驾众生之际必也判你高处不能胜寒。

  所以李白大笑接了那杯酒。所以狄仁杰如今想来,觉得自己真真疯了。雨豆噼啪打得他脑袋一个激灵。他同李白对酌,默许他三杯两盏糙米的轮回之后直呼怀英,治安官素日洁癖得路人惶恐,惟独沾染满身剑仙的酒气衣襟不掸。知遇原是这等的幸事,便是一语不发,目不相对,即便身份相悖也可不由展眉。但狄仁杰眼下回想时,就觉察了一丝不对,却说不上怎么不对——

  本没有物事能逃过他的洞判。

  灯笼又晃荡了。雨越发急的朱雀门下,“明月”的剑痕旁,来人白衣抱剑,发一声笑。

  便似乎是这一刻起,狄仁杰记忆里的那日长安出了月亮,一城明光浩荡。“我在等你,”他说,“很久了。”

  李白很温声地在笑。

  盛唐如意年间,青莲剑仙不平西域战事,再入长安,剑啸宫闱。

  女帝当夜遇刺驾崩,治安官急令封城缉捕,更单骑独守朱雀门。

  狄仁杰难得连令牌都没执在手里,只一个灯笼飘忽不定。半晌,他以一种也飘忽不定,好似轻描淡写的声音说,是国丧啊。

  李白没动。

  他又说。你跑了,我明日人头落地。

  李白眨了眨眼,点了点头。一干二脆扔了剑。我西域大仇已报,此身无求,听凭怀英发落。

  狄仁杰也笑了,于是领着他往刑部大牢走。灯笼还是吱嘎吱嘎,晃晃悠悠的,满城不安似乎一瞬都因这兵不血刃消散了。牢门落锁前,狄仁杰抛着钥匙,掂量了片刻忽而发问:“我能相信你吗?”

  李白在两席沾灰的破草上端坐。他仰起脸,报以笃定的轻笑。

  翌日拂晓李白跑了。狄仁杰学着他记忆中的样子揪了棵草,……洗净,郁结地嚼来嚼去。空荡荡的大牢仍残存一缕空气,兴许也无特别,只是不像他闻惯了的百无聊赖的庸常,催生星点神往。被摆了一道啊,他敛敛眉。想起李白最后的笑。那个笑实在很好很好,好得他们之间总像很快就要发生点儿什么;但末了还是什么都没发生。他的唇舌没能自作主张,他的剑刃没能剖解肺腑。治安官吐了草根,面无表情地叹了叹,步履寻常地领受他的人头落地去了。

  这么说啊。女帝缓手撇去茶沫,笑望一眼。意料之中?

  治安官恭顺地答了一声惶恐。陛下惜才,可行刺实是死罪。臣惟出此下策,得使陛下与剑仙两全。

  女帝叹叹。吩咐女囚假冒朕,主意确是闻所未闻的大胆。只是爱卿。

  治安官一凛。

  刑部若不遵从密令松懈把守,便十个李白一样插翅难飞。如此想来,至为爱惜他的,决不是朕。

  狄仁杰微微抬头,余光睨见女帝笑意深长,明白并不消他答话。他依着告退的礼数俯身大拜,辞出宫去,御街仍是那样铺张地壮阔着的一条路。

  他想也好。很合适一别两宽。

  fin.

————

FREE TALK!!(喂)

完全被狄白邪教拐进了王者荣耀_(:з」∠)_

就目前给我的感觉而言,比起相恋,狄白或许更重相知,我懂你的狂放不羁你懂我的天才寂寞,如非立场相悖,完全可以一块吹啊吹啊我们的骄傲放纵嘛(不是)。

遗憾最知己的,最可敬的,心通意达永远还是对手。所以我取了这个标题,也是目前我觉得最合适说他们的一个词,「卿本佳人」。

——你实在很好很好,奈何同我之间,隔了太多无可奈何。

说了这么多有没有李白和我绑定双排呀(ノ´ー`)ノ

评论 ( 8 )
热度 ( 110 )

© 解酒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