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那蝴蝶没有停在你的刀刃上。

这故事我已听你讲了许多遍。每一遍你的起头都是:那间刀铺很不同。

我听见你说这句话,就去准备好茶和点心,一般是可以嚼很久的三色丸子,好打发一个悠长的下午。真是的,要说我这里,也住着不少老人家,故事从上古溯流而下,可以听三夜,却没有人像你这样唠唠叨叨,非得把一出转瞬即逝的事,拉得无限长。你的回忆如此下酒,非叫人眼中心中,都冒起烟霞烈火,恨不能都回到当年去了似的。

去追寻一堆瓦解的雪似的。

好,你的故事是这样的:这间刀铺很不同。你描绘这间刀铺的时候,我通常要吃完两杯茶。事实上,我总是想打断你的夸夸其谈,你对自己的出身未免太高看了。那刀铺固然是老字号,那只是因为在那年月的京都,店子一旦编排上一个...

2018-10-08

[刀剑乱舞][土方组]落日熔金

落日熔金
文 解酒茶


  拂晓的白雾刚刚散去,晨曦流转进森林里来。尚未苏醒的岩石老爷子沟壑不平的额头顶上,就已经站了三只松鼠。大尾巴,短爪子,两腮各鼓着一团松果球,门牙赖在怀抱的坚果表面咔嚓咔嚓。海涛与松涛次第响了,松鼠们列好队,打唿哨,向右转。整齐划一地蹦跶到了森林里最古老的参天大树跟前。它们在郁郁葱葱的枝干和斑驳的叶影间跳来跳去,转着晶亮亮的眼珠,蹑手蹑脚地把粮食囤在落叶堆下,秘密树洞里,凤纹红衣和高处垂落的水瀑般的纯黑丝绸之间。

  “够了!都说了不要老是往我头发里藏松果啊!”

  一声断喝打搅了松鼠们的辛勤劳作。睡在高高的树枝上的男人醒了,带着一脸世界去死吧的狰狞起床...

2016-01-28

[刀剑乱舞][兼堀+安清]少年A #1

  文风新尝试。又名逼自己走一把剧情流。
  欢迎鞭笞我填坑。


少年A #1
文 解酒茶


  假如剔除花与桑树,海与烟火,碎冰块与蒲公英。人间,不。范围还是缩小到东京吧。东京的夏日,究竟应该是什么颜色?

  狗衔着新鲜的骨头,趴在街边,打个哈欠嘴巴占据了半张脸。世界匆忙,人潮汹涌,蝉栖于低矮的树梢献上一曲协奏。情侣肆无忌惮共享一只草莓冰淇淋,舌吻长久得仿佛时间都要甜烂掉。背后的玻璃橱窗通透耀眼,晃出一对水乳交融的影子,被展出的珍品红宝石为他们描上一层柔和浪漫的辉芒。

  红宝石的橱窗外侧还站着少女。

  黑长裙配微带高跟的靴子格外低调文静,同一眼看去只合十七八岁的干净年...

2016-01-20

  我生平再没缘见到你那么叫人惊心的一夜白头了。你青丝如墨的年岁,京都朝臣们胆寒你,譬喻你作狼,没有当成英雄;如今当成了英雄了,给人口耳相传,给人去充了景仰,后人女子帕子们上的红眼泪和檀口印,少不得有多情地为了你落的。她们见到一枝梅,一捧雪,往浅葱的小碎布底子上绣一方缠绵悱恻的诚字的时候,尽化身一双双好奇的,哀愁的,风花雪月的眼睛,穿越万卷青史,静悄悄地一迭声地唤着你,如同我这样地唤着你。阿兼。阿兼啊。没有别的名字,比它更合适一见钟情,人们唤着你,就勾起孩提时对于仗剑年代的朦胧憧憬,这怦然心动叫你成了永不过时的传奇。可是,可是。阿兼啊。你终不是为了这些活的。若我渐渐地明白得了什么美名其实与你都...

2016-01-06

[刀剑乱舞][土方组]世界诞生的七日论

世界诞生的七日论
文 解酒茶


Chapter.0

  和泉守兼定醒的时候,外头还是一片漆黑。

  秒针啪嗒啪嗒,叫人头疼地走着。钝痛的脑子要了一会儿工夫,才吃力地读出时间。六点一刻了。和泉守兼定挠挠后脑勺,记不得他什么时候睡下的。留他睡眠的时间一贯不会超过三四个钟。加班,应酬,讲座——要么纯是胃被酒精闹了一宿,为了多无聊的事情都好。早睡在巨大的城市机器里,有如一种羞辱人的刑罚。

  他趿着塑料拖鞋,姑且去厨房烧了口水。衬衫原来没脱吗?七扭八斜皱皱巴巴好像给谁蹂躏过。呆毛一根两根三根也不像话,他把脑袋伸到水管底下,凉水浇了个精神。一窗之隔下着张牙舞爪的雨,他开了灯,站到窗前看...

2015-12-06

[刀剑乱舞][土方组]小平生 番外 你也不是正当年

小平生 番外篇 | 你也不是正当年
文 解酒茶


  一个年轻人,要长年活在一处旧地方,是不容易的。京都就是一处旧地方。出门跟人间国宝打个照面,调头又撞进了谁谁故居,假如每年每月的残秽都是一绺孤魂野鬼,再合日本八百万神明,京都一百四十万人口将要淹死在鬼与神的荒河里,缺少罅隙落脚。京都有一根旧红线,串起维新的剧痛,新选组的绝响,本能寺的烈火与织丰氏的光辉,直上溯到晴明符纸一叠初覆白骨,这殷红转瞬成了尘烟一捧,人们回首就望穿了千年百年。日子愈长,这线就愈不是线了,兴许它是缠窒息的绳子,兴许是迎头刀刃,是又重又狠猝不及防的东西,年轻人赤手空...

2015-11-12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和泉守兼定十五题
文 阿茶并不解酒嘛


01.应召而来

  “会津中将麾下浪士队,新选组副长爱刀和泉守兼定参上。……什么?女人?你是谁?……哈,战争已经结束了啊。既然如此,送我回去。和泉守兼定不承认阿岁以外的主人。”


02.近侍之刀

  你怎么竟有了他很沉默的错觉?

  闲在本丸的时候,要么动辄就会念起往年的故事,要么就晃着脑袋自负容貌,做个刀装也啰嗦没完,陪你去万屋时的口气更欠抽得可以。没有比他再吵人的刀了,你叹着气想。

  但某个时刻你转过身来。他在凝视锻刀炉的火。那也许不光是锻刀炉的火,还是京都大火,还是旗帜,是魂断了百年的壬生狼的眼睛。泉冰声更咽,阴火焰偏轻。...

2015-11-06

[刀剑乱舞][土方组]寻神启事

寻神启事
文 解酒茶


楔子

  堀川国广拍到那张相片不过是机缘巧合。那是升学以前的最后一个冬休,他旅行归来,搭一宿火车,赶着一段雾蒙蒙的拂晓到京都站台。天色是翻过来的生蟹壳,正给人淋了一斗雪,慢慢慢慢蒸红,旅人汹涌地流向车门,堀川国广还蜷在位子里鼓捣相机。雪是那么静的,静得他一时半会儿不爱动,时候尚早,天候又寒,外头还没有人起来活动,就衬得那雪格外厚实悲寥,好像石燕画里的布景,待风止了,就要走来一位雪姬,或听见遥遥的木鱼声。堀川国广也不晓得,他的清醒是给倦意吃掉了,是给大雪吃掉了。他抱着相机发了有一会儿呆,人流将要散尽了,才慢腾腾动身。快走到车门口了,蓦地耳边尖风,微微一凛,霎...

2015-09-05

[刀剑乱舞][土方组]鬓边红

  [参兼堀本《花が咲く》]
  [本子解禁了就来发个小糖XD]


鬓边红
文 解酒茶


1

  和泉守兼定这个人,一贯是满好认的。满街再也没有这样的怪人:个头窜挑得叫人恼,站没站相得叫人恼,眼神冷清得叫人恼。那头发,打眼就是胡乱绑的,衣裳胡乱穿,身韵倒不钝,风急火燎过了马路,闯上酒馆里来,话也胡乱讲:“酒。唬小孩儿的就算了,给我能上头的。”

  便怎么不叫加州清光恼了。天可怜见,他酒馆门口,白纸黑字,还得多大个招牌:晚八时至晨三时营业。再睨一眼日头,心狠手辣,炫目晃眼,这还愣闯,国文及格?他原在门边晾指甲油,晒闲太阳,见了和泉守兼定,方哂他:“还挂鲤鱼旗的小鬼,...

2015-08-14

[刀剑乱舞][兼堀]清水向小说本《小平生》二宣+预订


清水向兼堀小说本《小平生》

预订请走

微博请走

篇目收录:《小平生》《你也不是正当年》《朝间雪》《不语》

Staff
主催:苗木要
文阵:解酒茶
校对:炸松鼠 @辛德利亚炸松鼠 
插图: Gyps@Gyps 
封面:六角阿星
特典:遊猫 @推定隔离 (随机数量明信片)+茗鼠 @茶罐子里的老鼠 (双面书签)
Guest:萧月 @花落月明 TSU @花塚津也 

规格:A5大小120p+-

字数:7W5+-

定价:50rmb(订金15rmb)

首发:7.30通贩预订

场贩:8.16/CP16.5

—...

2015-07-30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完结篇)

小平生(完结篇)
文 解酒茶


平成篇

十四

  祗园一带往下走,斜出约十里,沿小路走到尽头,就有不少串成一排的老式民居,多是二战前后,上了年纪的遗迹。如今虽说拆是没有拆,但还住的,也就光剩些老人家,也有几间便宜赁给念书不容易的学生。除此以外,现在要独门独院有独门独院,买不起独门独院的再不济也去住公寓,老房子早都无人问津了。阿敏婆婆在这一带住了二十来年,串街坊的门儿熟络有如走亲戚,例外的,她也只见过一个。说是例外,阿敏婆婆也看得不明不白,没有人具体晓得那个人是干什么的,老家在哪儿,岁数多大?人们只晓得他姓藤原,个子不高,生着一张看不大出年龄的脸孔。有关藤原先生的年龄,老人们闲嚼...

2015-07-26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13

小平生 13
文 解酒茶


十三

  一九五二年的京都四月,分明还没有入梅,葡萄气味的雨已经下得格外长。间有晴的时候,一二年级的男孩子就上外头堆泥巴,身旁的水坑茄皮紫色掺金红,女孩子套上小花裙,绕雨水也绕着他们,雀儿似的跳。乌鸦往电线杆子上错落停,铁黑电线把阴垮垮的天空抻得无限绵长。落单的小孩张平双臂,沿废旧铁轨走到傍晚,发樱草黄的老房子就映入眼帘。门外吊着一根晾衣绳,可这房子里头,不晓得是没人在家,还是在家的人大咧惯了,褂子被风卷落竟也不来收。小孩看看那袖口打得漂亮的守护结,漂在一汪脏水里,如果小孩也懂什么叫惆怅,那他就很惆怅。但他终归没有敢去捡,踩着铁轨,一摇一晃回去了。...

2015-07-25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12

小平生 12
文 解酒茶


十二

  和泉守兼定着实不记得自己招惹过什么女人。

  他也跟土方岁三上过岛原——江户年间,没上过花街的简直不叫男人。但委实没有过什么风流债。他上岛原都是闷闷地喝酒,偶有女人过来搭讪,他也只是推酒杯过去,女人们自讨没趣,也就渐渐地避着他了。这不能怪他。都说了么!开窍晚。他老早不觉得抱女人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和阿岁练刀。等到他终于开了窍,自己倒也上过一回花街,可没等怎么就叫堀川国广给提溜回去了。他那会儿也不明白堀川国广为什么单单管他这事,但堀川国广很少发火,堀川国广发起火来委实很可爱的。眼眉一吊,声儿里带怒,看也不看他一眼:“兼先生今晚别吃水羊羹了。”和...

2015-07-24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11

小平生 11
文 解酒茶


十一

  “克丽安娜小姐好像对那家伙很感兴趣嘛。”

  菊地发誓他在努力了。活该!谁让他老娘没给他生条会发难缠卷舌音的舌头。他咽了好几口洋酒,还深呼吸,挣了命地想把发音捋捋好,但也最多就发得出“克丽安娜”之流的水平。拓海把他一双叫人讨厌的长腿吊儿郎当翘起来,用汽水兑着葡萄酒喝,喝完伸出舌头,恶心地舔舔沾满糖浆的嘴唇:“库莲娜小姐就别矜持了,毕竟,”他模仿着菊地方才的语调,“这家伙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嘛!”

  克瑞安娜呵出个笑,咬上一支女士雪茄,没答拓海的烂话。她身裹一条薄披肩,穿的小礼服,西洋人叫它“抹胸”,但菊地觉得这衣裳不但没抹去胸部的存在感,反

2015-07-23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10

小平生 10
文 解酒茶


昭和篇

  坡道又缓又长。

  坡道顶上立着一座小神社,没有多少信徒,但也不至神佛都被遗忘的地步。因为坡道不陡,好跑,两边又全是树,迟樱,寒椿,百鸟嘶藏,实打实地好看,小孩子就愿意上这条坡道来,揪花,滚手鞠,抱着纸灯东奔西跑。也有画家来采风,往神社门口的石阶一坐,坐到黄昏,小孩子们稚声稚气地杀到面前来,学能戏里的角儿,顿足大喝:“来者何人!”[3]就是一幅好画了。逢魔时的光景妖艳虚浮,画家慢慢转着画笔,笑了——兴许上灯前会遇见妖怪吧。他坐回石阶,忽一侧眼——妖怪就在那里了。

  不。不是妖怪。如定神看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现那是个人了。可乍一瞧,...

2015-07-22

[刀剑乱舞][兼堀]清水向小说本《小平生》一宣

清水向兼堀小说本《小平生》

篇目收录:《小平生》《你也不是正当年》《朝间雪》《不语》

Staff
主催:苗木要
文阵:解酒茶
校对:炸松鼠 @辛德利亚炸松鼠 
插图: Gyps@Gyps 
封面:六角阿星
特典:遊猫 @推定隔离 (随机数量明信片)+茗鼠 @茶罐子里的老鼠 (双面书签)
Guest:萧月 @花落月明 TSU @花塚津也 

规格:A5大小120p+-

字数:7W5+-

首发:7.30通贩预订

——敬请期待——

2015-07-21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9

小平生 9
文 解酒茶


  和泉守兼定实在挑了个好时候出门:寿司铺的竹帘子方卷起来,伙计们吆喝着片金枪鱼,门后溜来一丝手打芥末的呛味。西洋点心招摇起了奶油香;水果贩子也快刀乱瓜,半只水瓜翻开十几薄页,撒一把盐,汁水流淌。和泉守兼定举着一只白饭团行过大清早儿的花花绿绿,吃完饭团他问堀川国广:梅干的?堀川国广说:白饭的呀,兼先生。

  晴天娃娃的嘴角被缝上笑,但天是阴的,沿路老铺的风铃底下挂着签文:明月相照,缘谈大吉。一响,就像下雨。他们穿过这些古街,到大街去,转乘电车,下了电车还要再走,才到老屯所。和泉守兼定原想骑自行车去,堀川国广笑:手肘又要磕青了。就作罢了。他们是没过六...

2015-07-21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8

小平生 8
文 解酒茶


  和泉守兼定,不消说,是已经历过了年代更迭的人物。他历过的活天皇还不老少,按理说,痛也痛完了,他也早给解了刀,不是武士,再没有一个能尽忠的主,那么天皇就是愿意变成一株菊花坐在朝上,也委实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可是嘉仁天皇即了位,天皇有点儿脑瘫,和泉守兼定于是近两年来,也时不时觉得自己也跟着脑瘫起来了。主要是新时代的玩意儿一来,他就是脑子不瘫恐怕也同人间的新生儿没有什么区别。明治年代不是没有新东西,只是也没有那么新呀;电车到了现在才真正像个怪物那么呼啸,唱片机转得他眼晕,叫广播的方方盒子,一戳圆钮,就能出声,饶是当年十步杀一人大胆如和泉守兼定,也震得差...

2015-07-20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7

小平生 7
文 解酒茶


大正篇

  镜子里的人,和泉守兼定不当说认识,也不当说不认识。脸还是那张脸,额发欠揍地支棱着,眼睛微微一挑,就是牛皮纸包裹的坛子口红绳一解,老酒漏了一分过往。头发却被堀川国广细心理过,总不至于那么不像话了。再低眉看,一身鼠灰色中规中矩,只是贴身板儿裁的西装一时间委实叫他有点儿无所适从。新鲜料子顺着腰线渐渐收窄,和早年下摆渐宽的裤裙一点儿不同,他挠挠头,觉得自己是学不会看近些年的时兴了。他终究过时了。但架不住他过时了也是个过时的衣架子,套上堀川国广给他熨妥帖的西服,一走出去,真是那么回事儿,准叫街上的人都以为是个退伍的军官,眉目里尚窥得见一丝英气,都...

2015-07-19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6

小平生 6
文 解酒茶


  那一宿平安无事地过了,次日一天也平安无事地过了。左不过邻里有问:你们家昨夜,“哐”地一声,可瘆人呢,没有出事儿吧?堀川国广就笑:哎呀,叫您挂心,锅子摔啦……便没有后来了。他还真假戏真做地一天没有起火,大家遂不生疑。晚上和泉守兼定回来了,纳闷地问他:怎么不吃饭?他也就半笑半嗔地看了和泉守兼定一眼就是了。

  他们还是照样过着日子,死水都不澜一澜。虽然到入夏之前,也不算没有新闻:一是有好心的人,看和泉守兼定卖力气不容易,给他和堀川国广一道,在小学校里说了个练刀的教职。和泉守兼定问,教小孩杀人么?不是?我们天然理心流不是教人耍竹棒的。就没有去。二是京...

2015-07-18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5

小平生 5
文 解酒茶


  和泉守兼定隔日一早出门的时候,被一堆好像是人的玩意塞了一页报纸。他的衣着和泉守兼定是看不懂了,这年头洋服,羽织,妓女论斤称的腰带,女学生的二尺袖,人人疯了似随便地穿。而脸却瘦得怕人,眼睛已经不像眼睛,像两只洞了,只有声音意外地还很年轻。他对和泉守兼定说:“您好!我们维新!我们变成欧洲!”

  和泉守兼定挑了挑眉,接过报纸,折回了家,告诉堀川国广:“外头有个东西,样子我看不大好,恐怕是肺痨。你出门不要从那边走。”

  再折回来,那东西又喊了一通“我们变成欧洲”。这是时下流行的口号。朝廷削发易服,就为了不用地震也能把日本挪到欧洲去,要和魂洋才的声...

2015-07-17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3-4

小平生 3-4
文 解酒茶


  和泉守兼定这个青年,除了偶一两回有些疯病,旁的还是好的,街坊都爱看他。美人谁不爱看他?至于比美人还好看的事,那就是美人的艳事,和泉守兼定立在那里,就已是非常招风的一桩八卦。人们纳闷他这样的美人怎么不谈恋爱呢?该谈恋爱才好。谈了恋爱,他们总可以看看是什么样儿的主儿,方收得了这样的人。可和泉守兼定迁来小三年了,甭说有个暧昧对象,就是话也见他懒得同认识的不认识的女人多说一句,川村京子把他搁心尖上惦记整三年,他倒好,有时还忘了人家名字。

  街里街坊就编排了:田中先生有个死于车祸的初恋情人,田中先生的女朋友其实叫岛风,田中先生结过了婚,如今因为某某...

2015-07-16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中心/兼堀]小平生 1-2

小平生 1-2
文 解酒茶


  谁是当年事?谁立刀作冢?谁横刀杀世?谁刀口海棠红?谁坟头连理枝?谁是青史?谁活谁死!谁是君子?谁是疯子?


平成篇

  京都大雪。京子想二楼的那人又在看了。那人瘦高瘦高的,喜欢喝酒,喜欢隔窗看雪,逢下雪的时候就一定是二楼最静的时候。二楼住了八个人呢。皮条客,瘾君子,有人断了条腿,有人眼光痴呆,平日大家嚷嚷粗鄙的乡下口音往来,闹得像这儿置了个歌舞伎町。皮条客一贯点着暗娼的皮肉钱,冲京子笑:小老板娘,亏你留门儿!琴乃那婆娘过了气儿,除了咱们糟老头子,没人瞧得上她。

  京子晓得他说的是前日的事,他同京子一个高...

2015-07-15

[刀剑乱舞][土方组]凤凰

凤凰
文 解酒茶


1

  “国广,你记得火吗?”


2

  黑夜里,他发出困兽死斗的绝妙喘息。

  时间不多了。池田屋已经不是他晓得的池田屋了。太多人死了。太多鳞次栉比的灯笼被风熄了。按说他往来池田屋已有不少时日,合该连那路面儿的一方砖,砖缝儿的一棵草,草尖儿的一垂露都烂熟于心,好像生于此,长于此,生来就是为了于此图谋火烧京都的大事。而如今他要死于此了。砖,草,露,夜幕一掩一揭,变给他一张完全陌生狞笑的脸;地里横的,墙头钉的,过去都是口若悬河合谋的同僚,现在他们闭了嘴,满地潦倒相,他却没有胆儿笑。他们绊了他多少跤?他的刀折了。若是没折,一定照准妨

2015-05-17

[刀剑乱舞][土方组]恋情抄

恋情抄
文 解酒茶


1

  逢冬岁月,青墙覆雪,梅傲枝头。

  堀川国广拨弄了一回炭火,叫它更烧得好些。炉上已起了无心去留的薄烟,悠悠往窗顶招摇,清淡的白笼住柜上桌上横七竖八的罐子,一如外头雪已笼住本丸横七竖八的几栋屋。堀川国广烧开了水,启了罐子的封,抓来几粒干金桔,连茶叶一道丢进壶里自生灭去。和泉守兼定喝茶好喝甜的,他入冬以来,这甜茶已一连沏了十数日了。

  金桔泡开了。他拣两只茶盅,提了壶,一拉纸门,往庭前去。院儿里头,惊鹿竹筒敲着圆石,嗒,嗒。筒里积雪,钝重的声因而越发响了。越到庭前,越听见竹剑脆击,人声起落:“看我扬雪迷眼!”

  堀川国广重重一咳。

  ——只

2015-05-04

[刀剑乱舞][土方组]星河

星河
文 解酒茶


1

  那一天,

  我沉溺他蔚然的眼里。


2

  ……先生?

  您在听吗?

  啊啊,真对不起。我太啰嗦了。您倦了吧?

  他面对我而坐,终于抬起头来,望我一眼,眉目略怔。屯所里头,风吹纸门,日影描梅,小炉把残雪稍煨,火花一迸,他醒神了,很快地冲我笑。

  没有——说到哪了?

  正讲到池田屋呢。

  啊,池田屋。

  我跪坐着,并不舒服。也许是冬日缘故,全身水浸一样冷,寒意渗进七窍,渗进骨来,我缩缩肩,把头埋低,好像呵口气儿进领子里,能得两分慰藉。而他不言不语仍那么看我,羽织长发,眼眉平和,钵金鎏上亮微微的光,分明一直安坐在此,不...

2015-04-20

[刀剑乱舞][和泉守兼定]敬酒不吃

敬酒不吃
文 解酒茶


  多摩郡叫石田的一个小村里,住着和泉守兼定。

  他搬来时,头两三天,他一个人,打全村人的门口过,腰直腿长,迈步生风,眼眉一横,“看什么看。”平和低哑。就此盛传了十里八街的一个美人。饶是郡上,见多识广刻薄的人家,看了那长发如缎,打酒时候,一管白玉,沾沾酒浆,送到唇边儿一抿,波澜不惊地偏头,也光顾振声咳嗽,难嚼舌根了。等到住久,街里街坊,背地里却起了新的流言耳传:和泉守兼定?嗬。敬酒不吃,不识抬举。

  要说了解,他们也许并不如何了解和泉守兼定,只从平素沉默寡言的三两往来里,窥见一点儿他不识抬举的狂性。譬如小孩儿都黏糊好看的人,因此逢他出门,总叽叽喳喳过...

2015-04-03

[刀剑乱舞][土方组]萍水

萍水
文 解酒茶


1

  下町那头,说是死了几个浪人。

  如今年头,死几个人,原是不稀罕的。光说这花街里头,盛屏风彩,欢场笑骂,酒过三巡,振聋发聩,咿呀呀旧情滥爱,现世现报的,一水儿都像闹市杀人的布景。也就堀川国广这样年龄方浅的,听说死人,还觉新鲜,出去倒酒的时候,多听了几耳客人们的高论。有说浪人挑事愈发肆无忌惮了,有说大将如何不治治,有说,治得了么!拿这回说,死了五个,晓得几个人杀的?一个!唰一刀,我亲眼瞧的。有人嗤笑,亲眼?那你瞎的。五个人,一刀!削木桩子也没这痛快。有说,可别是打背后儿摸上去的。先前那人,见纷纷不信,急了眼,砸了酒碗:扯淡!背后摸的,怎么叫绝?就今儿晌...

2015-04-02

[刀剑乱舞][土方组]夜露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
[过生日!渣个傻白甜!]


夜露
文 解酒茶


1

  本丸最近出了一件大事儿。

  只大就算了,还离谱得很。离谱不是这事儿本身离谱,而是流言骤生,无数版本,起承转合,添油加醋,传得本丸一城风雨。马当番的都不去喂马,田当番的也没见专心干活,远征的更差点儿误了时辰,都等着听下一钟头又出来什么新编排。

  连一贯恃剑独行的几个,睨上一眼七嘴八舌的没品刀剑,背过身去也仍支棱起耳朵听着。

  流言的起因是一条八卦。

  有天半夜,堀川国广从和泉守兼定屋里跑出去了。

  按说要光这个,真不算料。不说平时满本丸都能听见堀川风急火燎的“兼先生—...

2015-03-25

[刀剑乱舞][土方组]卧则枕草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
[设定歌仙是兼桑大哥/爱染是安清儿子/有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安定和良心媒婆清光]
[农村梗请注意避雷][农村梗请注意避雷][农村梗请注意避雷]


卧则枕草
文 解酒茶


1

  堀川国广是十五岁嫁到兼定家来的。

  做媒的是加州清光,村儿里头出名的美人,见惯的面朝黄土的寡淡里头,他是矜贵的风月的一种红。那是未嫁前的美谈了,如今见了他都喊的安定媳妇。堀川国广那天就是安定媳妇牵着,从邻村儿的家,冒大风大雪,一路走上这边村口来,道听途说了许多问候:安定媳妇,回来啦!安定媳妇,家那口子好?安定媳妇,这小家伙哪个?也有说他看着不小了的。加州清...

2015-03-16
1 / 2

© 解酒茶 | Powered by LOFTER